洛眠

洛水之眠,琳琅心意。

魔道粉籍进阶期末考试第一期(jiade)

码着慢慢答

神秘垃圾写手蟹黄加:

叽叽眼睛是“淡若琉璃”,不是蓝眼睛歪果仁。
叽叽爱咬羡羡下嘴唇。(回答下巴的???)
叽叽偷亲羡羡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走”
姑苏蓝家家训为“雅正”(见第三章)
宋岚晓星尘两位道长都拿拂尘。
蓝景仪嘴巴里掉过鸡翅。
是“舞天女尊”不是舞法天女(?)
最先叫金凌大小姐的其实是舅舅。
魏无羡一共捏了蓝忘机某个部位四次。


以上皆为送分(ming)题。


蟹黄减子仁:



神秘垃圾写手蟹黄加:







旁友,你喜欢魔道吗?你自认足够了解魔道吗?你对魔道主角的武器名字如数家珍了吗?那就来参与这场粉籍进阶期末考试吧!

















本次为闭卷考试,请诸位考生关掉晋江网页,自觉将粉籍放到讲台上,考试时间不限,考试成绩自己心里有数,不知道有几题,反正你不可能全对。








问答填空:


开篇蓝忘机对魏无羡说的第一句话是?


开篇魏无羡腿上出现过什么?为什么出现?(答吻痕零分)


文章开篇,有个人踹魏无羡的门,这个人叫什么?


蓝忘机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蓝忘机最喜欢咬魏无羡哪里?


蓝忘机第一次偷亲魏无羡,亲完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紫电是什么颜色?


蓝忘机和蓝曦臣是双胞胎吗?


蓝家家训是什么?


前世魏无羡和蓝忘机的作息时间分别是?


伏魔洞为什么叫伏魔洞?


魏无羡重生后矮了几厘米?


貘香炉是在哪里发现的?


绵绵给魏无羡的香囊里放了什么?


魏无羡为什么和蓝忘机一起掉下墙头?


妖魔鬼怪的定义是什么?


蓝家人收复妖物鬼怪的三大守则是什么?


山崩与食魂,孰前孰后,孰因孰果?魏无羡根据什么事情推断出这个结论?


清河聂氏的仙府叫什么?


蓝家刻家规的石头叫什么名字?


蓝家刻在石头上的第三条家规是什么?


魏无羡发明了哪些东西?


绵绵曾经是什么家族的人?


大梵山上的食魂女被当地人尊称为?


百凤山围猎,姐夫给师姐介绍了什么妖物?


围猎当日,师姐给魏无羡和江澄丢了一朵花,这花是什么颜色?


王灵娇死之前在床底下看见了什么?


抱山散人曾有三个弟子下山,他们叫什么?分别因何而死?


蓝家姓氏来源于?


蓝家立家先祖是谁?他的生平四景被雕刻在哪里?分别哪四景?


魏无羡对于蓝氏先祖的评价是什么?


弦杀术是谁发明的?这个人是哪一代家主?


蓝忘机他父亲的称号是?


金光瑶他母亲叫什么?他母亲的姐妹叫什么?


聂大的肢体分别落在哪里?


忘羡曾经把聂大的肢体放在什么地方?


蓝家校服有什么特别之处?


姐夫最初对师姐的印象是?(提示四个字)


金凌对阿箐的第一印象是?


晓星尘几岁下山?


晓星尘与宋岚两位道长,谁拿拂尘?


何家在哪里?虞家在哪里?王家在哪里?


魏无羡怀里的胭脂在哪里问谁买的?


魏无羡叛出江家,被江澄在哪里刺了一剑?


蓝景仪嘴里掉过什么吃的?


谁最先叫金凌大小姐?


晓星尘用什么武器自杀,自杀方式什么是?


文中对玄武的介绍是什么?(是的它不是普通的王八,它是神)









全文阅读填空:


全文蓝忘机一共演奏了几支曲子?名字分别是?


全文有文字叙述的蓝家家规是哪几条?


全文一共有几家被灭门?(包括番外)


全文diss过魏无羡的有名字路人分别是?


全文一共出现了多少妖魔鬼怪?


全文蓝忘机一共吃过哪些东西?


全文里面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分别是哪几对?


全文魏无羡一共叫过蓝忘机几个称呼?


全文魏无羡一共打了几个滚?


全文一共出现了几种有名字的花?


全文忘羡一共用了几个姿势?(包括香炉)


全文魏无羡一共捏了蓝忘机某个部位几次?









附加题:


请列举抹额的各种用途:
















你,粉籍还在吗?






『双鬼/轩策/日常向』细水长流

*与原著背景无关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突然缺梗,宝贝儿们有啥想看的梗吗
*微量肖戴

【12】反正鬼是信了

  李轩第一次如此迫不及待的回学校,大概是因为他迫不及待地想看见某个人。
  本来周天下午六点返校,李轩四点就到了,不过显然,他想看到的某人还没有来。
  “李轩大大你怎么来这么早!化学作业写完了吗!快快快给我看一眼!”李轩刚刚推开教室门,小姑娘清亮的声音就冲进了他的耳朵,戴妍琦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李轩,背着的书包。
  李轩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坐到位子上抽出化学作业扔给戴妍琦:“你自己好好写一写会死么......再说了,你咋不去要小事情的?他不是化竟队长?”
  “我怎么能让我们队长知道我不好好学习。”戴妍琦一脸义正言辞的说,“诶对了,策哥的空间你看了没?”她翻开练习册开始奋笔疾书,顺便关心一下李轩的“人生大事”。
  “看了看了。”
  戴妍琦笑得一脸不怀好意:“好看不?”
  “好看,但是有点儿小意外。”李轩把他曾经推过吴羽策的单的故事给她讲了一遍。
  戴妍琦一边写化学方程式一边损李轩:“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啊李轩大大,结果嘞?”
  李轩嘿嘿一笑:“你猜。”
  “看你的表情结果肯定不坏。”戴妍琦笃定地说,“难道是跟策哥约了计划?”
  “不,更好,”李轩笑得开心,“我拐了一个媳妇儿回家。”
  “啥?!”戴妍琦吓得笔都掉到了地上。
  “我去!策哥?!我才不信!鬼才相信好吗!”戴妍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吴羽策刚好在这个时候走进教室,听到了戴妍琦的最后一句话:“鬼才相信什么啊?”
  “鬼才相信李轩大大勾搭到了cp!”戴妍琦没注意是谁,顺口接话。
  “......”李轩一脸无辜地看着吴羽策。吴羽策眨眨眼睛,似笑非笑地说:“鬼信了,你看着办吧。”
  戴妍琦回头看到吴羽策,笔又一次掉到了地上:“鬼刻太太你怎么能这样!”
  吴羽策悠闲地扔下书包靠在戴妍琦的桌子上,刻意压低了声音:“我怎么就不能这样了?”
  戴妍琦看看笑得意味深长的吴羽策,又看看撑着脸仰头看吴羽策的李轩,差点抱头痛哭:“连李轩大大都有媳妇儿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把队长抱回家啊啊啊......”
  (放弃吧小戴,你是被你们队长抱回家那个。)
————
  吴羽策:“等等,媳妇儿?李轩你过来我们谈谈。”
  李轩:“阿策你天下第一攻!”
(不存在的)

                                                         TBC.
 

『双鬼/轩策/日常向』细水长流

*与原著背景无关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自从到了北京就没更新过...跪...
*预警:有一个cos妹子的策哥

【11】要不要组个cp

  这个周末李轩很闲。
  周六的自习时间他突然大爆手速提前刷完了作业,晚上他又收到老师的短信说这周画室不上课。李轩顿时觉得自己的手速可能白爆了。
  于是现在他瘫在床上百无聊赖地刷手机。
  周末晚上大家都在线,戴妍琦依旧和以前一样在用各种乱七八糟的说说刷屏,于是李轩开始不厌其烦地每一条都给她点个赞。
  五分钟之后戴妍琦受不了了,开始小窗轰炸李轩。
  “李轩大大你今天很闲嘛!”
  “是啊,就是很闲。”李轩回复。
  “你这么闲不如翻翻策哥的空间相册。”
  “?”
  戴妍琦嘿嘿笑了两声:“我已经变成策哥粉了x”
  李轩点进了吴羽策的空间,然后他被吓了一跳。
  吴羽策的空间发的东西不多,基本都是照片,而且都是cos,再而且,cos妹子的照片居多。
  当然,让李轩惊到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吴羽策cos妹子,而是...
  都快同学俩月了我居然不知道他跟我混同一个圈子?!
  虽说是一个圈子,但是李轩几乎不出正片,他更多是做后期,有时候也串个摄影。
  相册的名字叫鬼刻。李轩眨巴眨巴眼,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眼熟。
  等等!李轩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之前中考刚刚结束的时候列表有人找李轩帮他朋友修片,李轩当时满心惦记着出去浪,就给推了。
  没错,当时那人说的cn就是鬼刻。
  “卧槽我居然推过阿策的单......”李轩只觉得内心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吴羽策打开手机的时候被空间的消息吓了一跳。
  李轩把他所有的照片从头到尾翻了一遍。
  “李轩你很闲是么......”吴羽策发消息给李轩。
  “不是,我只是发现原来你和我在同一个圈里很激动......”李轩秒回。
  “圈名?”
  “逢山鬼泣”
  吴羽策瞬间想起了假期推单的某个后期。
  “原来是你啊。”
  “!!!阿策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李轩看到这句话觉得后颈一凉。
  屏幕那边的吴羽策差点笑出声。
  “我我我我以后每一套片儿都给你修!”
  “这可是你说的。”
  这一次停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复,吴羽策都已经放下手机翻开了书,手机屏突然亮了起来,一行字静静地躺在对话框里:
  “那个...要不要组个cp?我以后只给你修片儿。”
  吴羽策觉得,心里的某个地方好像轻轻地动了一下,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总之,他不讨厌。
  鬼使神差地,他拿起手机,回复了一个字:
  “好。”

                                                        TBC.

平芜的涣涣和文州
这时候文州还是短头发
其实只是想画长发的文州一不小心画成了涣涣x

表白蘑菇太太OVO

『双鬼/轩策/日常向』细水长流

*与原著背景无关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期中终于考完的我大概只剩半条命了orz
*小戴妹子后期是个助攻

【10】我...我学文科啊...

  张新杰的消息相当准确,十一假期一回学校班主任就排了新座位表。
  不过李轩发现他一整个假期关于“以后离阿策远了不开心”的情绪低落算是白费了。
  调完位以后他跟吴羽策前后位。
  “其实没白费,以后你掏我零食吃就必须经过我这一关了。”坐在李轩后面的吴羽策认真地说。
  “......”李轩沉默了一会儿,发现吴羽策说的是对的。
无限  “阿策我知道你最好了。”
  李轩的新同位戴妍琦无限鄙视地说:“李轩大大你的出息呢?”
  李轩一挥手:“在吃面前,别的都是浮云。”
 
  上班会的时候班主任发了一沓表格,关于竞赛报名。
  李轩看着表格上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陷入了沉默。
  “阿策你报什么?”他回头问吴羽策。
  吴羽策的表格已经快填完了:“物理。你呢?”
  “你知道我数学不好对不对?”李轩表情复杂地问吴羽策。
  “是,然后呢?”吴羽策疑惑地看着李轩。
  “可是我以后打算报文科,所以我别无选择。”李轩生无可恋地说。
  “你报文科?”吴羽策看了一眼刚发下来的月考成绩表,又看了一眼李轩,“你历史多少分?”
  “68......可我初中的时候历史都不及格!”李轩据理力争。
  “你除了报文科是不是还有别的打算。”
  “打算考艺术......”
  吴羽策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以前我姐就这样。”吴羽策没等李轩问就回答了。
  正好这个时候班主任过来收表格。
  “报数学的太多了,你改一下,改成化学或者生物。”班主任看了一眼李轩的表格说。
  “呃...老师我以后报文科...”李轩说。
  班主任看了一眼李轩,又看了一眼成绩表:“你化学能考满分你报什么文科。再说了,你历史多少分!”
  “那是个意外......”
  当然班主任最后还是放过了李轩,毕竟报文报理这种事还是要看自己的志愿。
  不过......
  “看她听说我报文科时候的表情,我怀疑我告诉她我考艺术她能把我拖出去打一顿。”李轩心有余悸地跟吴羽策说。
  “你是该被打一顿,就冲你刚刚这句话。”吴羽策叼着薯片评价。
  “阿策我也要薯片!”
  “不给。”
       
                                                            TBC.

『双鬼/轩策/日常向』细水长流

*与原著背景无关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9】叫你阿策好不好

  图书馆的门前有一棵树,一棵银杏树。
  在吴羽策的记忆里,这棵银杏树一开始就在这儿,以前他小的时候,他好像还来这儿捡过叶子。他记得那时一阵风吹过,叶子就纷纷扬扬地掉下来。
  现在眼前依旧是纷纷扬扬的叶子,不过树下多了一个人。
  在吴羽策这个角度,他刚好可以看到李轩的侧脸,风撩得他的头发晃来晃去,头上还落了两片叶子。早晨的阳光撒下来,给他笼上了柔和的光晕。
  吴羽策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他。
  李轩来的特别特别早,这对他一个天天踩着点进教室的人来说有点儿不可思议。
  虽然能约到吴羽策他自己挺兴奋的,不过还远远没到早很久到这地步。
  真实情况是睡迷糊的李轩大大看错表了,他到的时候图书馆还没开门,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整整早了一个小时。
  所以他就开始靠在树上玩手机,半个小时之后他也完全没有意识到马路对面有个人在看他。
  直到吴羽策走过去弹了他一下。
  “啊可爱的同桌你终于来了!”李轩转头看到吴羽策,笑的十分灿烂。
  “来的很早?”吴羽策问他。
  “呃......我早晨看错表了......”李轩有点尴尬地挠挠头,顺便把头上的叶子扒拉了下来。
  “......”
  “对了,刚刚张新杰跟我说开学以后要调位。”李轩扬扬手机,“这样我们就不同位了......”
  吴羽策刚想说不同位又不影响下课一起浪,就听见李轩继续说:“那我以后叫你啥啊?”
  “......原来你纠结这个。”
  “是啊!难道不应该纠结这个吗?总不能叫你全名吧,那就显示不出我们深厚的友谊了!”李轩理直气壮。
    “......”吴羽策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
  “那我叫你阿策?”走进图书馆的时候李轩问。
  吴羽策愣了一下,以前从没有人这么叫他。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好啊,车干大大。”
  “我才不叫车干!”李轩一脸不乐意地反驳。
  吴羽策才不在意他的抗议,憋着笑直接走到位子上坐下。李轩跟着坐在他对面,把一片金黄的银杏叶举到吴羽策眼前:“送你的!”
  吴羽策拿过叶子,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很好看,我收下了。”吴羽策轻轻勾起唇角。
     
                                                        TBC.
 

『双鬼/轩策/日常向』细水长流

*与原著背景无关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大概,要擦出小火花了?

【8】你笑起来很好看

  “哎同桌,国庆要不要一起去图书馆写作业啊?”放学之前的自习课李轩戳戳吴羽策的胳膊肘小声问。
  “什么时候?”吴羽策在演算纸上写完推过去。
  “明天早晨八点?”李轩也改用写字。
  “好。”
  然后吴羽策转回去继续算物理题,李轩开始看着吴羽策推过来的纸发呆。
  吴羽策写的字偏行楷,连笔很流畅,而且看起来也不乱。以前李轩就跟他说过真羡慕你们这些会写连笔的人。因为他自己平常一笔一画地写字很好看,但是平时写作业做题一连笔就乱到不行。
  用张新杰的话说,字如其人,李轩就是认真起来特正经,但是平常通常不正经。
  如果字如其人的话......李轩忍不住转头看着他同桌,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让张新杰评价一下。
  然后吴羽策似乎感觉到了李轩在看着他,转过头正好对上李轩的视线:“怎么了?”
  李轩吓了一跳,开始在脑海里搜索借口,然后他看到吴羽策看着他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
  李轩一脸懵逼。
  吴羽策戳了一下李轩的右脸,趴在桌子上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前排妹子回头看看李轩,好心从包里翻出小镜子放到李轩跟前,也开始笑。
  李轩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有一道墨杠子,特明显,估计是刚才发呆的时候画上的。
  不过他现在脑子里想的是另外一个念头。
  “同桌,以前没有人说过你笑起来很好看吗?”
  “嗯?”吴羽策抬起头,发现李轩看着他,眸子亮晶晶的。
  “真的,你笑起来特别好看。”
  【吴羽策OS:我怎么感觉好像被撩了?】

                                                TBC.
 

『双鬼/轩策/日常向』细水长流

*与原著背景无关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7】开学记得给我回礼

  “啊——终于要迎来一个长假了——”国庆假期的前一天早自习下课,李轩把笔往桌子上一扔,靠在椅子背上长长呼出一口气。
  吴羽策面无表情地把书收进桌洞:“你最好别高兴得太早。”
  “不管怎么说有假期啊!”李轩继续瘫在椅子上,“同桌你假期出不出去玩?”
  “你可能没机会出去玩了。”数学课代表张新杰一脸冷漠地站在李轩面前,把一大摞卷子放在他桌子上,推了推眼镜。
  李轩看了看卷子又看了看张新杰:“我认为课代表应该帮助同学们谋福利。”
  “语文老师叫你去点卷子,你记得给我们谋福利。”张新杰回答李轩。
  李轩脚步沉重地去了办公室,然后扛着一摞比张新杰那摞更厚的卷子回来了。
  “谋福利,嗯?”张新杰发完了数学卷看着李轩。
  “去你二大爷......”李轩泪流满面。
  数学老师进教室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幽怨的表情。
  “作业多吗?”数学老师问。
  “多——”
  “多啊,那就再发两张?”
  “等等,其实不多!”
  数学老师笑得和蔼可亲:“不多就要好好做,这是你们的国庆大礼包,开学课代表记得给我回礼。”
   “这个假期,有什么意义......”李轩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地问吴羽策。
  吴羽策瞥他一眼:“不管怎么说有假期,嗯?”
  “卧槽同桌你怎么也这么对我!”
  吴羽策忍着笑:“你该发语文卷了。”
  语文老师的开场白和数学老师一模一样。
  “我就说他们一定是串通好了!”李轩小声跟吴羽策嘟囔。
  “李轩你说什么呢?”语文老师捕捉到了李轩的小动作。
  “啊,那个我问老师你要不要回礼啊?”李轩立刻坐直。
  “你不说我都忘了,开学回礼哈,一份都不能少。”
  “这就是你说好的谋福利?”吴羽策一脸纳闷的问李轩。
  “我错了我不该嘴欠......”李轩又一次泪流满面。
   
                                                          TBC.

『双鬼/轩策/日常向』细水长流

*与原著背景无关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呃,暗搓搓地问问你们雷不雷怕狗的张副...x

【6】你答对了我给你水喝

  李轩有一个水杯,一个不大正常的水杯。
  大概就是外形和喝可乐的纸杯一样,而且还有吸管,所以每次李轩喝水的时候都有人问他哪儿买的可乐。
  早自习的时候班主任不在,吴羽策趴在桌子上睡觉,下早自习他起来的时候就有一撮头发翘起来了,怎么压也压不下去。恰好这个时候英语课代表在发第一节课要做的小测,吴羽策一边儿压头发一边用胳膊肘捅捅李轩叫他帮忙传卷子。
  李轩传完卷子回头拿水杯准备喝水,恰好这个时候吴羽策把压在头发上的手放下来了。
  然后李轩就目睹了吴羽策的头发重新翘起来的全过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同桌你的呆毛翘得真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吴羽策一脸冷漠的看着笑成傻逼的李轩。
  然后英语老师进来了,李轩没看见,依然笑的捶桌。
  “李轩你这是天天喝可乐喝的傻了?”英语老师把书放在讲台上瞪李轩。
  “啊?我没天天喝可乐啊。”李轩一脸懵逼。
  “那你手里拿的啥。”英语老师继续瞪他。
   李轩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水杯,欲哭无泪:“老师这就是个水杯...里面装的水......”
  “哦,管他可乐还是水的,你上黑板做做第一大题,做对了再喝。”英语老师说。
  “......”
  英语课下课以后吴羽策拿出了物理练习册:“李轩,你解一下第二题。”
  “嗯?干嘛?”
  “你要是做对了我给你水喝,可乐也行。”吴羽策看了一眼刚刚拿起水杯的李轩。
  “......同桌我们还能不能愉快地相处了。”
  “当然能,多愉快啊。”

                                                      TBC.